麻烦

激情期待岛动画化
男朋友是707
我真的好喜欢他

瓢猫生贺·Without tomorrow.给最亲爱滴麻烦!

倦天使给我的生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写得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
我的天哪
得重复地不停地看啊啊啊啊啊啊
爆炸!!
谢谢我们倦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好幸福!
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西风入袖:

/瓢猫生贺·Without tomorrow.
·灵感来源《如果没有明天》,个人最喜欢黑天鹅丁当在《蒙面歌王》上翻唱的那一版,她的嗓音磅礴大气…真的喜欢。
·结果写文时用的BGM是《If I Die Young》.


人终有一死。


无尽的黑暗中,有一点金色在无限放大,看着温暖平和,实际上却极富有侵略性。比如此刻,这束光不动声色地捕捉到了瓢虫运动的轨迹。


Marinette看着正在自己视野中无限放大的光想,是的,人终有一死。早在接受LadyBug这个身份时,她就该拥有为这个选择做出相应牺牲的觉悟了。


很多书,很多节目,很多人都说,人在死前的一瞬间,这辈子经历过的那些事情会像走马灯一样过。


假的。


Marinette只是眨了眨眼,然后想:哇,怎么这样,太糟糕了,我还没对喜欢的男生告白呢。等等,我有喜欢的男生吗?


风吹起她的发梢,她被定格在空中,静待着光明无情的吞噬——但黑暗出现了。


尽管一闪即逝,但是她知道,所有吞向她的光芒都被这片相对来说过分渺小的黑暗给挡住了。


那是一个怀抱。


LadyBug伸出手去想拍拍自己的救命恩人,或者学她的同伴说几句俏皮话安慰一下对方——等等,她又什么时候有了一个会说俏皮话的同伴?


但是黑暗已经不在了。那人动作轻柔地松开了她。少女茫然地面对着光明仰面坠向无尽的黑暗,空中的保护者已经彻底消散。


她只记得一点蒙着水雾的翠色。


少女再次眨了眨眼,那点翠色变成了一双眼眸,有个柔软的小东西用前爪扒着她的衣领,见她睁眼,欢快地来了一声:“喵——”


“猫?”Marinette用两根指头拎起了小猫的后颈,看它四只爪子都在空中扑腾,猫发现自己在注视它的时候,露出笑。猫怎么会笑?Marinette不知道。她只知道身下是柔软的床褥,这儿是自己熟悉的房间。属于超级英雄LadyBug的噩梦早已醒来,现在掌管身体的是平凡少女Marinette。


她松手放开了猫,小猫落到她膝上,又十分欢快地喵了一声,依到她腿旁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儿,不时悄悄地看一眼她。


Marinette无奈地抬手搓了搓脸,她一时不知道拿这个小家伙儿怎么办,她现在头疼的要命。余光瞥到黑猫的颈上戴了个项圈儿,于是黑猫再次经历被拎起来的命运。


项圈上面是个银色的铭牌,成色十分不错,看上去很新,但是本该印着这小可怜名字的地方交织无数尖锐爪痕,根本看不出本来面目。Marinette用手指摸了摸,嗯,似乎名字不长。铭牌翻过来,刻的却是她的名字:“To Dear Marinette”。


“给亲爱的Marinette?”她抬起手抓了抓头发。“谁会送我一只猫当礼物?”Marintte的脑中迅速开启搜索引擎扫描了一遍自己的朋友圈,答案是,也许只有Alya有那么一点可能。


算了,不管那么多。她把一直黏黏糊糊贴在自己身上不肯离开的小猫轻轻挪开,结果转瞬间黑猫又紧紧贴了上来,从喉咙里发出委屈的咕噜声,一双绿色的大眼睛不停扑闪。


“好吧好吧,我的小麻烦精,算是输给你了。”Marinette内心尖叫:布娃娃眼睛!她怎么可能拒绝布娃娃眼睛!这只猫的绿眼睛太漂亮了,像是玻璃质的宝石嵌在这个生灵的眼眶里,但是却从眼底透出她没办法抗拒的灵气来。


她拎了个手提包出来,把提带卡在肩膀上,小猫在手提包里探出一个毛绒绒的眼睛,看见Marinette,又“喵”了一声。


“嘘!”Marinett把食指比到嘴唇上,警告猫咪。“安静一点。”猫于是乖乖地扒着袋边不动了,只剩下一双绿眼睛眨呀眨。Marinette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这小家伙儿看上去还挺乖的,她闭上眼叹了口气。


脑子里的思维很混乱,她总觉得缺失了一大段什么重要的信息,十分重要。至少现在重要到让她下定决心去找。


“Marinette?”熟悉的声音从下方传来,伴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Alya出现在她的面前,她一手扶着地板边缘,还在踏着阶梯向上,仰头看到Marinette时,她就像后者看到猫一样抬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。“哦,我就知道又是这样。”


“呃…怎么了?”Marinette问。


Alya没有回答她,而是在爬上来后径直走向她的书桌,迅速地从书桌抽屉的底部掏出一个上着锁的日记本丢进了Marinette的怀里。


“你怎么知道在哪里?”Marinette睁大了眼睛。


“我希望今天的你没有忘记你的日记本密码,Marinette。”Alya似乎早已料到了她的反应,拉开了桌前的椅子坐下,推了推鼻梁上缓缓下滑的眼镜,无奈叹道。“这已经是第七天了,我亲爱的。”


被叫到名字的少女一头雾水地打开了自己的日记本,映入眼帘的的确是自己的字迹,但是不同记忆中认真仔细的一笔一画,反而显出几分杂乱无章。


“从今天起,一切正式陷入混乱。
“首先早上我发现我的闹钟和日历都不对…太糟糕了…但紧接着,我发现,糟糕的远远不止是因为这样。
“我的记忆停留在了前天,Alya昨天和我的约定被我忘了个一干二净。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“包括今天电视台上说的LadyBug昨日又成功拯救了巴黎这件事情,我不记得昨天有变身啊?但是我也许可以被冒充,奇幻力量绝对是不可替代的…屏幕上的影像告诉我,是的,那就是我,只是被我忘记了。
“也许我该找个时间和大师聊聊这件事情。”


翻过贴着乱糟糟的毛线团贴纸的这一页,下一页的情况对比来说较为简洁。


“今天…也是一样。
“我还是没有前一天的记忆,现在我缺失的记忆变成了两天,日记已经被我作为备忘录来使用了。
“我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信息…事物,或者是人,我没有办法解释我一些奇怪的习惯。在我看到电脑屏保是埃菲尔铁塔的图片时,我感到强烈的不适。也许原来那里应该有什么别的东西?”


埃菲尔铁塔的贴纸旁边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。猫咪从手提袋里跳出来,和跪坐在地板上的少女一起看着她的日记。只是它一会儿看看Marinette,一会儿看看日记本,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。


“我明白了。我遗忘了一个人。
“不仅仅是我,大家,我认识的所有人,整个巴黎,整个世界,都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,他长什么样子。只有我还能感觉到强烈的违和感,知道他曾有模糊的存在。
“这只猫是那个人送给我的礼物,险然逃开了被抹杀的命运,但是却也失去了自己的名字。我们没有人知道它的名字,或许它自己记得?”


小猫的爪子摁上纸页右下角的黑猫大头贴纸,又喵了一声,似乎心情很是愉悦。


“第四天了。
“我有时候会怀疑这本日记的真实性,我是不是陷入了什么奇妙平行空间的陷阱?
“我的记忆依旧停留在第四天之前,这几天的记忆消散的干干净净,一点都没有留下。
“到底是怎么了?我已经约好了明天去看医生。
“但,这真的是可以凭借现代医学解决的问题吗?”


Marinette面沉如水地翻开了下一页。


“第五天。
“医生的诊断结果是我好的不能再好了,尤其脑部完好无损。我到底发生了什么?
“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吗?为什么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人,我却还隐约地能感知到他曾经留下的痕迹?是奇幻能量的作用吗?
“比起我如今所面对的困境,我更加担忧的是:那个人还活着吗?”


“第六天我没能见到大师。他出了远门。但我得到了十分有用的一封信。
“在被我所遗忘的,最开始的那一天,巴黎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。是的,LadyBug又拯救了巴黎,并且暂时消灭了黑化蝶与加百利。
“我完全不记得我是怎么做到这件事的,和我僵持了那么久的敌手怎么会一夕之间突然消失?是因为我付出了那个人的代价吗?
“但值得我庆幸的是,大师也模糊地记得那个人…他是另一种能量的主人,我曾经的同伴,对,我想就是会说俏皮话的那个。
“与加百利的最后一役中,那个人在我身前挡下了最后一击。那束光或许就是,代替我被那束光吞噬的他,被抹杀了一切存在的痕迹,并就此失踪。
“属于他的能量在战斗中和加百利的力量两败俱伤,我们的精灵都陷入了沉睡,这样我再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他了,除了我自己。
“有时候我会想,我可以选择付出什么代价来换取他回来吗?但这是不可以的,我不能代替巴黎的人民做出选择。加百利是所有人的灾难。
“更何况,他未能抵挡下的那些光芒依然影响到了我,我再也没有那一战的记忆,包括那之前和他相关的,这之后再也没有他的。
“或许这就是成为超级英雄必须付出的代价。
“他失去了自己的存在,而我不再拥有明天。”


Marinette缓缓合上了笔记本,而Alya再次推了推眼镜:“怎么样,看完了吗。”她抬起手揉了揉后颈。“说实在的,姑娘,我真的怀疑你得了妄想症,昨天你让我去看了班级名表,我保证仔仔细细地搜索了表格的每一个角落,你说的那一格上面干干净净,隔壁栏填的名字是Chole,求你了,放过我吧,我可一点都不想和她打交道。”


“抱歉,Aya。”Marinette面带歉意双手合十道,Aya摆了摆手,示意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
“但我今天真的不能再陪你去找你的奇妙男友了,Marinette,假期已经结束了。”Alya说。“就算是LadyBug也不可能和学校上课这种不可抗力相抗衡,我们今天开学,你得赶快收拾一下,我们去上课。”


Marintte突然想道:天哪,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的话,那么考试该怎么办?她顿时一阵晕眩,眼前是各种红色的不及格。


而一切担忧在她落座时被所注意到的前排那个空着的座位暂时压下。或许是幻觉,但她好像看见了一个半透明的背影坐在那里,是个男生,正和邻座有说有笑。


等幻影消散后,Marinette转头小声问尼诺:“Nike。”Nike一边手臂撑着桌子转过来,抬头看她。“你同桌有人坐吗?”


“别开玩笑了,Marinette。”Nike笑着说。“这座位从上学期开始就是空的,我也很寂寞啊。”


Marinette没有答话。


临放学时,Alya回头担忧地看了眼她,快步凑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别太介意,Marinette…”她措了半天辞。“嗯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哦!”Alya忽然仰头看向天空,阴沉的云在空中互相拥抱成团。“看起来好像是要下雨了…”


“没事,我有伞。”Marinette回道。她摸向身后包内,真的摸出了一把黑色的伞,手柄是磨砂质感,握在手里冰凉的温度让她疑惑又安心:这把伞是我的吗?


她将伞撑开,目光从伞柄向下移,接着,她屏住了呼吸。


伞面下有一双脚,依旧是半透明的虚影,耳边传来不甚清楚的少年音。


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之前是想弄掉你座位上的口香糖,我发誓。”
背对着她的少年手中正是她现在手里这把黑色的雨伞,伞柄落在他肩膀上,他背对着Marinette,微微垂着眼睛,然后颇有几分小心翼翼地回头看她一眼,就像黑猫一样,然后唇角勾起,露出一个微笑。
“我从未去过学校,也从来没有朋友…这对我有点新鲜。”
他忽然回转过头来,回手将伞置于少女的头上,见她神情终于变化,如释重负地笑起来。
那是一双翠色的眼瞳,犹如品质最上乘的宝石,澄澈剔透如琉璃,雨都融在他眼底,Marinette只看到了纯粹的善意。她犹豫着伸出手去,将要触到虚影时迅速触电般回缩了一下,最终还是接过了那把虚无的伞。


伞与少年,在刹那间一同烟消云散。Marinette只记得他有金色的短发,笑起来很好看,耳边是还未彻底散去的声音。


“明天见。”


脑中忽然闪现出另一个场景,黑衣的少年撑着下巴盘腿坐在她家二楼的栏杆上,平衡力出奇的好,忧愁的样子,皮革猫耳似乎也跟着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。


“Marinette,我们之前见过一次的,对吧?”
“今晚我不想一个人…你介意我在你这里待一会儿吗?”
“我想我们都不擅长爱这件事情…”


Marinette愣了愣,记忆的片段是破碎的,让她感到几分迷茫,她并不认识面前这个黑衣的少年,但是莫名却生出几分亲切感。


但是片段转瞬换了一换,仍然是他,抱着臂背抵着墙壁,微微偏头蹙眉,用一种无法言说明了的眼神看着她:“真抱歉,LadyBug,我不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。”


Marinette握紧了伞柄,直到掌心沁出温热的汗液,Alya惊异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
“没事。”Marinette回答,她听到自己的心脏依旧很激动。


她想到了一件事。


如果这只猫留下来了的话,那么他所送的其他礼物或许也跟着留了下来,也许她能发现更多关于他的线索。这样想着,她挥手和Aya作别。


但事情往往喜欢令人大失所望。Marinette什么都没找到,她坐在一片杂乱又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她的记忆会随着太阳升起而消失,但是整理房间的麻烦可不会。或许礼物什么的并没放在房间里?还是因为并非生物而被一同消灭了?


她用牙齿没有休止地磋磨着嘴唇,突然想起一件事:她的记忆只限于今天,就算她想起了那个人到底是谁,她又真的能挽回那个人吗?明天她依旧会把所有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
少女闭上双眼叹了口气,黑猫从袋子里吃力地脱身出来,蹭了蹭她,用湿漉漉的鼻头碰触Marinette的指尖。


“你知道他的名字吗?”Marinette出神地对黑猫道,反应过来,又自嘲地笑。“唉,我在说什么呢。”她揉了揉黑猫的脑袋,抱着温暖柔软的生物时总会发困,她迷迷糊糊地仰面躺下去,感觉到黑猫的脑袋贴着她的心脏,一股热流从那个地方传来,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
熟悉的场景。


又是那束道貌岸然的光,被锁定的她动弹不得,象征着黑暗的少年一跃而上,轻柔地拥住了她,然后在她面前代替她被毁灭。


Marinette想发出抗议的声音,但空间纹丝不动,所有声音被阻断在咽喉,她伸手去抓,只抓到已经变成虚无的碎片,她扬起头直视那双翠色的眼眸。她看到黑色的掩护因为力量被重创而在少年的脸上消散,露出一张清秀的,熟悉的,她午夜梦回时见过的容颜。


她听到他虚弱但是坚定的声音。


“My lady…”后半句话湮灭在光里。


Marinette感觉到有什么不听话的东西从眼中涌出,突破空间的桎梏。她尝到咸涩的滋味,听到自己带着哭腔接上的后半句话。


“I love you…”


“A…Adr…”少年的身影消散成无数碎片,这次并没有彻底被吞噬,而是在空中缓慢地凝成闪着星光的字母。她拼尽全力驱动着自己的唇舌,念出那个终于被无数记忆碎片重新拼凑完整的名字。“Adrien…”


“LadyBug的力量象征创造。”她听到一个充满了威严气息的声音。“而ChatNoir的力量代表毁灭。”


“如果同时掌握这两种力量并将其合二为一,你将能改变世界,例如挽回你的遗憾。”


Marinette终于睁开了双眼。又是一个和煦的清晨,她抬起手习惯性地揉眼睛,发现左手无名指上有冰凉触感,眯着双眼仔细一看,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金属指环。身边的黑猫已消失不见。


她没有忘记昨天的事情,她终于…


“不。”她听见自己说,感觉耳垂微热,从手上的指环中逐渐绽放出不可忽视的光芒。“这不是…属于我的明天。”


“说出你的愿望,小姑娘。”那个威严的声音重新响起。


“我想要…”她眨着眼睛微笑,缓缓道。“可以和Adrien一起迎来真正的明天。”


光芒侵占了她的全部视野。正当Marinette开始思考自己的愿望是否太过贪心时,她发觉自己正站在教室的门口。她推门走进,见到有个少年正背对着她们对自己曾经的座位不知做些什么。他听到声音回头,看见她时显得不知所措,有点结巴地为自己辩解 双手在空中无措地比划。“不,不是,我只是想弄掉这个…真的。”


接着他的声音就更加慌乱了:“对不起…对不起,你别哭啊!”


Mainette真的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眼泪才好,她不住地抬起双手抹着眼泪,觉得自己这一刻肯定相当丢脸。


但是比起面前的这个人来说,这点小事她根本不在乎。


“谢谢…没关系…”Marinette语无伦次地道,她的老毛病又犯了,她停顿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笑起来,说。


“我知道的,谢谢。”


她在衣服上抹掉未干的眼泪,抿着唇有点局促地伸出手去。


“你好,我的名字是Marinette,请问…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吗?”


少年愣了一下,随即也笑了起来,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Marinette的手,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
“非常荣幸,我是Adrien。”


-END-


我单方面宣布我要和麻烦老师结拜。[等一下]
因为对作品的了解不够且笔力有限,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认真对瓢猫下笔,对我来说这对的难度挑战实在太大了。
所以事实证明,友情的力量是伟大的。[……]
感谢麻烦神仙下凡,她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麻烦!超棒超可爱超天使!向全世界吹爆。
一周前得知了麻烦的生日我就开始筹划生贺了hhhh说好的惊喜结果没憋住透了底OTZ
这篇瓢猫花了我两天时间构思,两天时间成文,三天时间校修…大概是我短期内的巅峰作品了。
虽然成文只有六千余字,但被废掉的文段远远不止这个数,对比原番期间简直心态无数次爆炸OTZ。我换了一共八种开头方式,但现在依旧说不上有多好。
但我真的很愿意努力去为喜欢的人做到更好的,至少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最好的。
能遇到麻烦,能给瓢猫写同人都是很幸运的事情。
希望接下来依旧这么幸运!而且麻烦一定要比我更幸运!红心蓝手小花花都属于她!
听见没有!都是你的![挨打]


最后卖一下《如果没有明天》的安利,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。
“如果还有明天,你要怎样装扮你的脸。”
“如果没有明天,又要怎样说再见。”


最最重要的一句话!
我滴麻烦大天使!祝你生日快乐么么哒! @麻烦

评论

热度(80)